莫言得诺贝尔奖感觉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。 这是我第一次读他的书,讲的是计划生育。计划生育在国外被描述成一个灭绝人性,不讲理的政策。但这本书里人的性格本来就十分的奇怪不讲理,两个不合理的事物产生冲突的时候,就产生了各种戏剧性的事情。这本书也是横跨了几十年的历史,从刚开始计划生育到比较现代的改革开放,从一帮子孩子们讲到孩子们长大成年,有些人因为计划生育而死,有些人做了计划生育的执行者,有些人赚了计划生育的钱。这些人的性格说实话都有一些扭曲,但这种扭曲本身并不会产生什么,除非有个更加奇怪的制度被加在这些人身上。我感觉蛙说的就是这样的故事。在一个数字面前,在指标面前这些人感觉都不算什么,这些人的人生因此而改变也没关系,因为对于制定指标的人来说都是“他们”的事情。我不知道莫言想说的是不是这样的,看了他其他一本书也有类似的感觉,都在讲官和民的对立,的确在非乱世时代的中国算是永恒的主题了。

Advertisements